TEDxSHBS Youth|Qianlang :爱需要创可贴和原谅
  • 2024-06-15
  • 浏览量:40

TEDxSHBS Youth

你大概从来没有想过和自己的妈妈吵架吵到FBI都要介入调查会是怎样的场景吧?我可以告诉你,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经历,但正是这样的经历教会我,有时候爱也需要创可贴和原谅来修复。


疫情期间,我所在学校的校园生活特别无聊,繁重的课程压得我喘不过气。我渴望寻找新的方向。所以在九年级的时候,我决定出国,到加拿大读书。起初在加拿大的学习生活还算顺利,但后来我被糟糕的心理状态困扰,生活也变得一团糟。

最终,学校决定让我妈妈来加拿大照顾我。学校称“担心我的安全”,不允许我住校,这让我非常不满。我妈妈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,而我也开始每天骑自行车上学。那时,我非常讨厌学校。


有一天,我感觉再也无法在学校待下去了,哪怕一秒钟都不行,于是我在午餐后就回到了家。妈妈愤怒地质问提前回家的我。她觉得我至少可以试着待在那里,甚至不必学习,只需要待在那里就可以了。可是我当时太生气了,无法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,而她也准备好要好好收拾我一顿了。她也确实这么做了。

当时,我做出了人生中最错误的决定——我还给了她一拳。她简直不敢相信,掩面上楼去了,而我则离家出走了。我朝着与学校相反的方向走去。我非常生她的气。在那一刻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只有一种控制不住的,想要宣泄情绪冲动。在那一刻,我甚至认为我可以孤身一人活着。


外面是一片美丽的安大略省乡村景象,有草地、晴朗的蓝天和马儿,但我却完全身处于另一个世界,感到无比绝望。由于这场争吵在我脸上留下了一些伤痕,我在路上走时,路过的人都会停下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助。我对所有人都说不需要。但有一位女士一直在关注着我,最后她停了下来,下了车,问了我一连串的问题。她看到了我身上的校服,告诉我她会打电话给学校。于是,我只好掉头回家。

回家后,我看到妈妈在哭。我很难想象她当时的感受:在这个陌生的国家,她被自己的儿子打了,而且儿子没有留下任何信息就离家出走了。后来我得知,她给我爸爸打了电话。爸爸在中国,从睡梦中醒来后联系了我,语气听起来好像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,让我赶紧回家。我的内心感到一丝温暖,但那种情绪很难说清楚。

没过多久,学校就给我妈妈打了电话,要求我们立刻去学校保健中心。我们说了谎,编造了我摔倒的故事,试图掩盖争吵后我脸上的伤痕。但不幸的是,我的头上也有被抓挠的痕迹。因此,保健中心并没有相信我们的说法。"你们是FBI吗?!让我们自己待着!" 我当时感到异常绝望。然后,保健中心主任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,和我敞开聊了聊。我记得她。有一次我情绪低落,不想上学,是她给我检查了脉搏,问我: “你是运动员吗?你的心率很低。” 我知道她是在向我友善示好,但被理解被关怀的感觉确实很宝贵。她比之前那位逼迫我的老妇人要更和善一些。最后,她了解了事情的经过,并告诉我她感到很抱歉,也让我和妈妈离开了。


"是妈妈做得不够好,给了你太多压力。现在我要做的是充实自己,强大自己的内心,帮助你,祝福你,默默地看着你,”妈妈说。

现在回想起来,我才感到些许释然。我很幸运拥有一个无条件支持和爱我的家庭。现在我已经能够站在妈妈的角度思考了,她当时所面临的困难是难以想象的。当我们一起在加拿大生活时,由于中国和加拿大的时差,她必须在周末通宵工作,同时还要照顾我。她那样拼命地工作是因为她知道,作为一名成年女性和一位母亲,她必须得那样做。


有时,我真希望能够回到过去去安慰她。但我也知道,我当时的状况太糟糕,根本无法安慰到她。不过,这种痛苦的经历也让我们之间的链接变得更强大。后面,我转过很多次学,大部分都是因为我自己的问题。尽管我和爸爸妈妈争吵过几次,但每次我搞砸的时候,他们都一直支持着我。现在,我们都有很大的进步,能更好地相互接纳和理解了。我们再也没有争吵过,而且现在的我比以前更能感受到他们对我的爱。这是因为我们真正知道了要去接纳爱,珍惜爱。


最后,我想告诉所有正在经历人生艰辛时刻的旅伴们,请记住:你并不孤单。即使有争吵,爱你的人始终都是你在风暴中的锚。请多些花时间去和他们链接,去理解彼此,去原谅。同时,也不要忘了照顾好自己。找到属于你自己的空间,喘口气,去散散步——但也别像我那样走得太远。当我们继续人生旅程时,别忘了:我们经历的磨难和挣扎会让我们变得更强大,而用创可贴和原谅不断修复和成长的爱则是宇宙间最有韧性的力量。


文 | Qianlang Gu(G10)

排版 | Jang

图 | Kimi Wang(G10) Thea Wu(G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