升学分享||君子不器,我是如何如愿进入杜兰大学的?
  • 2023-04-19
  • 毕业生故事
  • 浏览量:1459

毕业生故事4-孙Ethan(首图).jpg

宏润博源孙同学在早申阶段如愿进入梦校杜兰大学。 杜兰大学(Tulane University)成立于1834年,是美国一所私立研究型大学,位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,是美国大学协会(AAU)成员。2023年U.S. News美国最佳大学排名第44。

孙同学在来稿中感谢了学校:学校的课程设置使得他能够选择适合自己的课程,使得他的学习可以稳步进步,突破自我;学校的各种实践活动给到他充分的机会去锻炼自己的综合能力,进一步了解自我,增强自信心;学校的学业咨询与进步指导体系帮助他与各大学招生官对话,真正发现自己喜欢且适配的大学,且助力他大学申请阶段如愿进入梦校。

孙同学自述

我是十年级的时候转到上海宏润博源学校的。之前因为疫情,美高未能成行,在暑假的最后,选择了与美高课程设置最相符的宏润博源学校。在宏润博源,每个人有自己的课程表,可以选择适合自己或自己喜欢的课程。此外,还可以跟任课老师、升学顾问、教务老师甚至校长讨论合适自己的课,开学后还有一周的试听加调整,让我们充分了解课程、了解自己。有时候担心有些课太难会影响成绩,老师们一直鼓励我要相信自己,万事开头难,要坚持。果然之后的荣誉课程和AP课程都取得不错的成绩。有些课我特别喜欢,如女性文学、世界文学等,喜欢了就不觉得难了。学校丰富的课程也让我有机会尝试了网球、高尔夫、太极拳,尤其是赛艇,迎着朝阳在校园的湖面上大汗淋漓、尽情挥洒,真的很舒畅。

学校有丰富的各类活动,文艺的、公益的、热烈的、安静的,总有一款适合你。而且学校也给予学生很大的自主权,可以自己组织社团或活动,老师们都会全力支持。我和同学们关系都比较好,也乐于助人,经常参加各种活动和汇报演出,特别是公益活动 ,如 “捡拾朱家角”、感恩节义卖等。

毕业生故事4-孙Ethan(图一).jpg

毕业生故事4-孙Ethan(图二).jpg

十年级时我们学校就开始了一对一升学指导。升学老师帮助规划活动、选课、学术成绩、竞赛、标化、夏校等各项事宜,指导我们了解国外大学。十二年级前的暑假,学校开放CIALFO系统让我们准备升学需要的文本资料:详细的活动列表、个人特长、喜好、性格特点、学术情况、专业、推荐信等。完成这些前期资料,是对自己情况的梳理过程,有助于明确自己的择校方向和文书的立意。在之后,填写CA系统等各个步骤节点,要很细心,比如我最后差点忘记签署ED协议,好在升学老师都会及时提醒和指导。

毕业生故事4-孙Ethan(图三).jpg

毕业生故事4-孙Ethan(图四).jpg

我ED申请了杜兰大学。我在十一年级听了好几所大学在学校的宣讲,当时对杜兰大学就挺心动的。十二年级杜兰大学又来举办线上讲座,沈老师特别提醒我参加并鼓励我提问交流。楚漫老师帮我分析,按我的GPA等条件,和杜兰大学是比较匹配的。当然,我也许可以冲一冲排名更高的大学,但我们学校向来不偏信排名,2021年家长大讲堂,几位家长也鼓励我们不要过分追求名校。去年,Chris校长专门公开发表文章,详细说明什么是最好的大学。因此,当我很早决定ED杜兰大学时,升学老师们和父母都是无条件支持我的。虽然在宣布之前,我从来没给他们提过杜兰大学,但我们各方的理念都比较一致。

毕业生故事4-孙Ethan(图五).jpg

毕业生故事4-孙Ethan(图六).jpg

杜兰大学特别强调社区服务,可能是绝无仅有的、把社区服务作为毕业要求的美国大学。我正好校外有三年的社会调研实践活动经历,宏润博源的“融入社区、服务社区”、“十小时的校园义工服务”等义工体系设置也都非常好,所以,我的校内外的活动和杜兰大学也是很匹配的。

毕业生故事4-孙Ethan(图七).jpg

毕业生故事4-孙Ethan(图八).jpg

申请杜兰时我没有选定专业,这是受Chris校长2022年7月发给我们的一篇Mind Over Major文章的启发。这篇文章是他的好朋友斯坦福大学的教授Dan Edelstein写的,开头第一句话就是:"如果我告诉你,你的专业并不重要呢?" What if I were to tell you that your major didn’t matter?”。我九年级时最害怕生物,现在最喜欢生物。人的兴趣会变的,还是先不定专业吧。我父亲多年来一直对我说:“读书的目的就是读书,读什么专业、未来做什么工作,成功与否,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,不是要追求的目标。”所以,我父亲也很喜欢这篇文章。他说这篇文章讲了孔子所说的“君子不器”的道理。(Confucius said:“The man of high virtue is not like a vessel of merely one limited use.”这个翻译不一定准确)这篇文章里还提到:古希腊语中休闲一词是scholé,而学校也是这个词。The ancient Greek word for leisure was scholé, which noncoincidentally was also their word for school。是啊,学校应该是休闲、快乐的地方,杜兰大每年都会被评为全美最快乐的大学,也许我理解得不全面,但这也无疑坚定了我选杜兰的决心。

毕业生故事4-孙Ethan(图九).jpg

毕业生故事4-孙Ethan(图十).jpg

毕业生故事4-孙Ethan(图十一).jpg

除了杜兰,其它学校我申请得很少,父母要我申请加州系,也被我拒绝啦,好在去年12月1日就拿到了杜兰的offer。我的看似轻松顺利的申请过程,我的好像百分之百自己做决定,其实离不开校长、老师、同学、朋友和父母的指导和支持,衷心感谢他们!

毕业生故事4-孙Ethan(图十二).jpg

毕业生故事4-孙Ethan(图十三).jpg